走近原始部落听一首海水与火焰之歌

作者:街机经典

  旅行就是一个不断审视,寻找,发现自己的过程。愿我们遍历山河,依旧不忘初心。

  我站在二十岁的尾 巴里 ,不是为了逃避些什么,也不是为了去证明些什么,而是简单的跟着心走。

  在瓦努阿图这几日,黛青色的天气是底色,雨水是主要配音。偶尔的晴天是彩蛋,喷涌而出的火山是压轴。

  瓦努阿图是由海水,火焰,森林和部落组成的。一共83个岛屿,星罗密布的分散在南太平洋。除主岛维拉港外,最令人向往的便是 塔纳岛 ,那里拥有全世界最容易接近的活火山之一 ——伊苏尔火山。

  岛屿上曾居住着食人族,现在依然有着许多个大大小小的原始部落,但吃人的习俗已经是历史了。

  为什么去瓦努阿图 ?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笔。当时的我正在 斐济 度假,从未听说过 瓦努阿图 这个国家,听同行的游客说起 瓦努阿图 ,那里有火山,部落和最原始的风光。便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。如今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。

  有时,我也的确佩服自己的勇气。明明下着雨,路上满是碎石和枯叶,还是硬着头皮光着脚,淌过许多条水路,来到瀑布前。因为一点小小的困难就要打道回府可不是我的风格。

  一路上遇到了许多本地人。他们的肤色棕黑,牙齿却洁白透亮,笑起来十分可爱。遇见同行的两个澳洲人。看我一手拎包和相机,一手举着伞,还要抓着自己的那双球鞋时,十分汗颜。通往瀑布的路其实并非难走,不凑巧的时,那天刚好是雨天,原本的石子路上有了一层厚厚的积水。除了淌过去,别无它法。

  瓦努阿图的森林和从我别处看到的都不一样。如果说澳大利亚奥特维国家森林公园是野性的,神秘的。这里则是更原生态的,岛屿风情的。 澳大利亚 的森林大多是翠青色的,而这里的绿还带着一些黄。颜色偏暖一些。树木也没有那样挺拔或高耸入云,只是惬意休闲的散漫生长着,和瓦国人慵懒的步调倒显得也搭。

  回程的路上一双鞋已经盛满了水,山谷里新鲜的空气和放佛与世隔绝的自由感却又让我感到舒心。

  像是抵达了另一个世界,一望无际的深褐色土壤,没有一点儿生命的迹象,不远处的火山上浓烟弥漫,刺鼻的硫磺味老远就能闻到,时不时能听见火山岩浆喷发的声音。

  汽车在黑色的土地上一路飞驰,不,是在火山脚下的‘这片沙漠’里一路奔驰着。或许地下还在缓慢涌动着尚在沉睡的岩浆。这里是伊苏尔火山,被誉为世界上最容易靠近的活火山之一。当我真正站在火山脚下,心中充满了对自然的敬畏感。

  正式登上火山之前,需要在入口处登记。之后开车上山,会有工作人员交代一些注意安全事项。其中一条是不能在火山上奔跑。这是否意味着有可能一脚踩空掉进岩浆里呢?想想就觉得可怕。

  这次感到非常荣幸的是在塔纳遇见了 中国 土木工程驻 瓦努阿图 援建队。他们的团队在 塔纳岛 的援建工程即将竣工。因为雨天无法施工,便刚好促成了火山的这一趟旅程。

  当我走在火山口旁,听见岩浆迸发时所产生的巨大声响,难得有一些慌张。等待夜幕一点一点降临,岩浆不再只躲藏在烟雾之下,而变成了一束火红色的烟花,在雾气中若隐若现。随着喷发逐渐活跃起来,无数个岩浆块组成了一道堪比末世的绚烂烟花在天空中绽放,然后转瞬即逝。就在你诧异不知所措之际,下一次的喷发已经开始,让人放佛置身于巨大的幻觉里,直到一阵轰鸣声把我震醒。

  裸族是 瓦努阿图 的原住民,以稻草为衣。男人们几乎不穿衣服,女人们也只是身穿草裙,习惯裸露着上身。因还未曾受现代文明的感染,习俗得以保留至今。

  岛上的居民一般都生活在森林里,种植面包果树、木瓜、香蕉,木薯、芋头等作为生活的来源之一。海洋里丰富的海产资源也赐予当地居民改善生活的机会。

  节日时,所有人们会在脸上画好鲜艳的涂鸦,一边跺脚一边拍手一边唱歌,一圈一圈的跳舞。大家都笑的十分开心。放佛那些来自生活的压力与疲惫跟这里通通没有关系。

  在原始部落刚好碰到了CCTV来此拍摄新闻素材,作为游客被采访。只希望在有了电视媒体的渲染后,这里的居民不会被打扰,依然快乐如初。有一些地方,是需要被时光封住的。

  还有很多文字无法一 一叙述的回忆。很多细节,若真要在此详细的描写,将会无比琐碎。

本文由mg电子游戏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